浙江一女孩为凑大学学费每天组装千支圆珠笔挣20元

徐方和奶奶组装圆珠笔

徐方从满月开始,就一直由奶奶带着。

父亲是上门女婿,母亲性格要强,两人一心想赚足够的钱,让女儿上个好学校。不料,母亲患上重度抑郁症,花光了家里的钱,还跟父亲离了婚。

直到今年徐方高中毕业,考上大学,她还跟着65岁的奶奶(实际是外婆,但徐方已习惯叫奶奶)。采桑叶、喂蚕,"孙女什么活都干,学习也不用操心,就是不太说话。"徐方奶奶说。

爷爷(实际是外公)患肺癌欠下十几万元债务、母亲每月要吃500多块钱的药。靠养蚕,奶奶供徐方读完了高中。

今年高考,学文科的徐方考了627分,过了一本线,一家人东拼西凑才筹到2000元学费。

普通炎症遭误诊

母亲吓成重度抑郁症

20日中午,淳安县威坪镇坑下村。"插笔芯、盖笔帽、拧紧笔筒。"徐方低着头,快速地组装圆珠笔,汗珠打湿额头,流到了鼻尖。眼前放着三四个小箱子,分别装满了圆珠笔的半成品。

"擦两下汗,就少装一支笔,多擦几回,就不知要耽误多少活。"徐方笑了笑,说话声音很低。

坐在对面的徐方奶奶说:"这孩子命苦,以前她爸妈外出打工,生下1个月我就看着她,平时忙活种地,我也没照顾好她。"

徐方上小学时,母亲有次小便出血,去附近一家山区卫生院看病。"医生说她得了'不干净的病'(性病),把她吓坏了,最终'吓成'重度抑郁症,一直得吃药。"徐方奶奶回忆说,女儿后来去县城医院检查,发现是普通妇科炎症。

爷爷肺癌住院时

父母偷偷离了婚

"妈妈平常不太说话,对什么事都不兴奋,即使我跟她说我考了600多分,要上大学了,她也就说了一句'我知道了'。"徐方说,母亲发病时,情绪暴躁,偶尔自残,但从不会伤害别人。

徐方奶奶说,她有两个女儿,徐方妈妈是大女儿,就招了上门女婿,婚后,他们一直在外打工,至于合不合得来,留守的老人也不清楚。

"自从得了抑郁症,到处看病,药还特别贵,他俩打工挣的钱,很快就花光了。"徐方奶奶说,两口子经常因为"钱"吵架,女儿的病也越来越重。

徐方读初中时,爷爷被查出患了肺癌。"爸爸在家里照顾妈妈,奶奶和亲戚带着爷爷到杭州、上海看病,那是家里最难的时候。爷爷还在医院时,爸妈偷偷离了婚,奶奶回到家才知道。"

家里为爷爷看病向亲戚借了10多万元,最终,徐方的爷爷还是走了。

她和奶奶组装圆珠笔挣学费

每支2分钱一天能挣20元

"欠再多钱,孙女也得上学,要不她这么瘦小,打工也找不到活。"徐方奶奶说,徐方母亲离婚后,只身去杭州做营业员。徐方高中三年,母亲每个学期会寄1000多元学费。

徐方说,母亲一个月工资1500多元,吃药花500元,为了租一个月300元的房子,母亲住在富阳附近。早上8点多上班,5点多就得起床;晚上坐黑面包车回到住处,就快10点了,"再加上吃饭、日常用品,妈妈每月给我的钱,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"。

徐方奶奶在家养蚕,一年养三季,每季能挣1500多块钱。"奶奶一个月给我400块钱生活费,每次给我钱时很痛快,但背后她怎么凑钱就不知道有多难了。"徐方哽咽了。

徐方奶奶说,以前她借的都是几百元"小钱",好借好还,但大学第一年入学各种费用加起来要近万元,现在她手里只有2000块钱。

暑假,徐方跟奶奶做"来料加工圆珠笔","两人一天能装1000支,一支2分钱,一天能挣20块钱,现在已经挣了600多块。"徐方说,再难她也要读完大学,爷爷生病欠下的钱还等着她去还。

见习记者刘彦朋 摄影陈中秋发自淳安